“德州扑克女鲨鱼”Vanessa Selbst在2014年的目标

文:瓦内萨·塞布斯特VanessaSelbst

我并不是那种非要许下“新年愿望”的人。人们常常在许下大心愿之后,到了2月1日一切又回归原状,我不希望自己也落入这种俗套。不过,设定目标对我而言似乎是有难度的,但难度又不是大到不能做。当时间走进新的一年,我会先仔细回顾过去一年的经历,然后再为新一年树立可以实现的目标。设定目标还可以在我去参加今年第一个比赛PCA的时候帮到我,因为当我到那参加比赛的时候,每位记者将会让我谈谈有关未来一年的目标。所以,为了避免词穷,不知如何应对,我还是先提前想好答案为妙。以下就是我在2014年的目标:

关于扑克

每年,我都希望自己能够闯入三个大型赛事的决赛桌,并发挥自己最好水平。幸运的是,今年开年大吉,我成功闯入了PCA超级豪客赛和豪客赛的决赛桌,所以,目标还差一个就达成了。我很想赢一个EPT主赛事的冠军,努力打了4、5轮比赛之后闯入决赛桌,很少有其他感觉与那种成就感相似。我曾闯入过EPT豪客赛决赛桌,但从未进过主赛事决赛桌。欧洲这场比赛的报名者很多很强,所以,如若能够成为EPT的冠军,那可是很了不起的。(完成这个目标之后,下个目标就是“三冠王”了)

平衡的生活

我在接受访问的时候,会被问到一个问题“你在去年经历过什么样的教训?”或是“去年的牌手生活,你有过怎样的‘失败’?”我去年的成绩很不错,那是我牌手生涯收入第二多的一年,但其他人也许不知道,我也同样经历过很多失败。去年,我的牌手生活是由一连串的没成绩期加偶尔的大赛决赛桌组成的,我曾有过一整个系列赛都没拿到任何奖金以及一整个WSOP只拿到一小份奖金的经历。我把这种起起落落的经历归结于每一场比赛都把自己逼太紧的原因,尤其是参加WSOP的时候。这种教训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,也就是:如果我参加一场不愿参加的比赛,那我就会发挥不好;因此我要在今年的比赛中更努力避免这种教训,将它作为职业生涯的一种训诫。如果我过一种平衡的生活,我就会在打牌时发挥出最好水平。当我在闲暇和朋友待在一起、参加家庭聚会、和宠物一起玩、享受婚姻生活并且积极过日子的时候,我要确保自己脑中不能光想着打牌,光专注于打牌上。仅仅身到比赛中是不够的,心也要到场才行。当我休息好了,压力就减轻了,牌技自然就发挥出最佳水准了。

非营利事业

我很努力工作,打算在今年秋天把自己的一个想法付诸实践:创办一间非营利网站“VentureJustice(探求正义)”。我已经联络了一些很棒的组织,他们的工作关注的是警务人员失职以及滥用职权这一块领域。在我不打牌的时间里,我几乎将醒着的每一分一秒都用在了设计网站主页模型、思考应用程序、会见开发者以及社区组织人员之上。我很在意这项工作,但我已经想好,除了职业打牌这项全职工作之外,我不会再考虑投身另一项全职工作了。年末的时候,我会找一位细心、智慧、社会责任感很重以及很公正的人来帮我管理这个项目,让它能够创办起来和经营下去(至少能够在发展阶段能够帮上忙)。

媒体社交工具

我真的很难做到定期使用媒体社交工具。我不仅不能够在推特上发布重要的比赛消息,我还不能做到管理好自己的私人“脸谱”账号。我会错过友人的生日、错过朋友婴儿狗狗的照片、错过某某人订婚的消息。同样地,他们也看不到任何关于我的消息,除非Miranda把它们发布出去了。我已经下决心今年一定要定期发布更多的消息,而目前为止,我已经上传了一张狗狗沐浴的火辣照片、一部关于猴子的有趣视频以及一些新的图片。不过这星期我什么新消息都没发布过,因为我要回到比赛中去了。

其他目标

听人说,我常常脸上带怒或者表情不安。我平常不是这样的(尽管媒体会让你相信他们的话),但偶尔我会沉浸自己的世界中,以至于我没注意到有人和我打招呼。这听起来或许挺虚伪,但我真的愿意努力多笑一些,让自己看起来表里如一。

然后,下一个计划呢?休息一段时间,在家呆一会儿,然后在2月初去度蜜月。在那之后,你们就会在洛杉矶扑克经典赛中发现我的身影,微笑着,发挥最佳水平的Vanessa。当然,大家不用记下这些信息,因为我已承诺过会在推特更新自己的消息。

VanessaSelbst是扑克之星职业队队员。

扑克资讯 ,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丨,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
喜欢 ()or分享